我是你爹

我为什么会学政治学的这么痛苦啊 在课室写着作业 却硬是把满怀委屈与眼眶的泪水给忍回去 走在校道上突然忆起上一年的晚修也是在这里哭了一路 我总觉得我学的并不累 可我却学的很崩溃 今年倒没有再哭了 怕自己一哭那些已经痊愈的病因又趁机攀上 只余无尽的麻木与孤独 该委屈的劲已经过了 剩下的全是自己摸不清的情绪 灵魂被绝望狠狠地摁在水里窒息而死掉了吧 那为何我的肉体还要丑陋地攀爬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