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日何其多

明日复明日

第二次

再次落笔,是叙写对生的疑惑。








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梦,或是伟大,或是平凡,可也有没有梦想的人,我把他们称之为——织梦人。

他没有梦,所以他在焦虑地织梦。







一缕缕的,闪着光,如极光般冷寂的高贵,遥不可及。织梦人织成一个又一个的梦,日日夜夜,直至圆月沉寂,东日消落,星光与云一并逝去,织梦人仍未停下手指的劳作。成千上万个梦堆积在旁,久而久之成了一座又一座齐天的山。

于是,编着编着,织梦人累了。










那是个悲惨的故事。有的织梦人非常强大,他完成了所有织成的梦,却无一合他愿,从而焦虑地继续地编织。他是世人拿来歌颂的伟人,也是他自己的坟墓。

有的织梦人,一生碌碌无为,织下了一个个无法完成的梦,于是干脆撒手人间,再无一花一木记得他。

我或是这种织梦人。








我的梦,就像爬山路上总能看见的地图,标出了山顶的位置,却不告诉我路在何方。我跟着人流走,却发现这不是我的路。

我会一遍遍质问自己:“这个梦,还要吗?”

于是它被扔掉了。










人活着真的好难啊。每分每秒都在狼狈地与时间斗争。

时间能不能留情呢?

稍微停一秒吧,让我休息一下。

评论